李揚詳解去杠桿七種方法:供給側改革促經濟增長最好

來源:發布時間: 2016年10月27日瀏覽次數:

  2016中國金融年度論壇于2016年10月27-29日在北京展覽館報告廳舉辦。

 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發言主旨為去杠桿:

  各位上午好,我是這個論壇的老客戶,很高興再次應邀參加。今天15分鐘,我只講一件事就是去杠桿。

  現在中國的債務問題高起,危機以來一直受到世界注目,因為這次危機就是高杠桿危機,從次貸危機美國,到歐洲的主權債務危機現在轉到新興市場經濟和發展中國家了,中國尤其突出。對中國債務問題一輪一輪地炒,最近又掀起了一個新的炒作。面對這樣一些問題,我們必須有明確的回答。

  今天我大概列舉一下有哪些去杠桿的辦法,以及這些辦法在理論上說是個什么性質,以及在中國我們如何能夠實施。

  第一個辦法去杠桿就是還錢,你不是負債高嗎?我們去杠桿就是還錢,主要辦法我賣資產去還負債,這個辦法應該是沒有問題的。但是在危機中是不行的,一危機中資產價格在縮水,二如果大家一起賣資產,本來很值錢的價格價格就會集體下跌。理論說得很正確,邏輯上非常完美地解決去杠桿,行不通。

  第二個辦法造成通貨膨脹,用通貨膨脹來稀釋負債的價值,也是世界各國通常做的。但是現在的通貨緊縮的局面下,我們通貨膨脹只是一個美好的愿望。

  第三個辦法銷賬,現在有很多不良資產,有很多的債務,所謂杠桿率高是債務占GDP的比重很高,我們把一些債務消掉可以嗎?理論上可以,實踐是萬萬不可行的,因為這種去杠桿的辦法直接破壞了市場的紀律,如果我們就為了去一個杠桿、解決一點債務問題,就把我們40余年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,而且正在完善中的市場制度給沖垮的話,那是得不償失的。

  第四個辦法就是讓現有的金融資產的價值重估,說白一點股票價格上漲,它上漲可以去杠桿,它上漲投資者手中的財產性收入會上升,財產會增加,通過這樣一個計算會有降杠桿的作用。但是這是一條不歸路,它的本質實際上是用了金融的泡沫替代了金融的杠桿,我們從去年5月到現在我們見了兩個事件,一個是股市、一個是房市,這里面都有去杠桿的意圖在,但是我們看到了一地雞毛,杠桿去沒去我們不是特別地清楚,但是泡沫是出來了。這個辦法也不可行,但是有些國家是可行的,比如說美國,美國去杠桿取得了很大的進展,特別是居民部門和企業部門去杠桿效果比較明顯,由于美國危機八年,美國的股市漲了八年是密切相關的,這個條件在中國不具備。

  再一個條件就是我們去杠桿說的都是在分子的角度打轉轉,可不可以通過擴大份額的辦法來解決這個問題呢?當然可以,就是增加GDP,就是保持經濟穩定增長。這個應當說是一個治本之道,但是保持經濟增長看你用什么方式來使它增長,如果用傳統的是不斷刺激需求的辦法來保持經濟增長,那是萬萬不行的。因為傳統的資金需求無非就是貨幣政策,財政政策增加了財政赤字,無論是增加貨幣供應還是財政赤字都是提高杠桿的辦法。如果我們要在整個杠桿率的分母上下功夫,如果我們要想用扎扎實實的經濟增長來達到降杠桿的目的,那只能是老老實實地轉到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上,不要太多依賴那些需求增長。

  當然這是說去杠桿,現實中還有幾個轉杠桿的。一個轉杠桿的辦法把居民或者企業的杠桿轉到財政手里,因為各個不同的部門對杠桿承擔的程度、他的能力、他的影響是不同的,如果說某個部門杠桿太高,轉到其他部門可不可以呢?是可以的,轉到財政部門,由財政部門出錢把它買進。這個短時期是有效的,但是財政部門如果拿到這樣一些東西之后,他通過什么方式為他籌資呢?一個傳統的方式讓征稅,增加收費,在經濟低迷的時候也是萬萬不可行的,于是財政就發債,發債也是有限制的,于是像發達國家就出現了很多財政,在我們這邊其實也遇到了,越來越強地對政府發債能力的限制,所以這個做起來利弊得失也還很難說。

  再一個轉杠桿就是中央銀行,中央通過發行鈔票,利用發鈔票的能力來購買這樣一些杠桿,但短期內是有效的,長期內也是有害的。現在世界各國在這次危機中都通過它的中央銀行來去杠桿,確實做到了,把別的部門的杠桿做到了,單位他自己的杠桿率提得高得不得了。中央銀行首要的任務叫做恢復正常,就要收表,降它自己的杠桿率,才發現也許降非中央銀行的杠桿率很困難,降中央銀行自己的杠桿率有可能是更困難,現在實際上是兩難的境地。

  最后一個可以轉移的辦法,依賴市場的債轉股,這個理論上是一個辦法,但是這個債轉股如果變成了一個逃廢債的通道,在中國這一輪的債轉股已經好幾次折騰了,曾經都變成了一些企業惡意逃廢債的手段,現在中央可能注意到這個事情,現在債轉股在一個非常嚴的限制下進行,這個債轉股如果我們想用這種轉杠桿的辦法來降杠桿,至少有五個要點:

  1、去杠桿債轉股的過程要同時是企業改革的過程,反復強調解決金融上的問題一定不能以損害經濟體制,使我們的經濟走回頭路為代價。

  2、既然是一個全社會的事,國企、民企同等對待,國企杠桿高的問題,民企也有這樣的問題,杠桿高是整個經濟體的問題,應當同等對待。好在最近中央下了一個文,關于要破除民營企業原罪問題,這個實際上是非常厲害的一手。

  3、要市場化,剛剛賴董事長說到他們做的不良資產沒有經過評估,按照民意價值就拿過來,這不是市場價值,應該重新定價。

  4、法治化,要依法有據。

  5、我們在市場經濟體過程中要考慮到國際投資者的一些需求。

  其中有一種是有效的,老老實實把國際經濟搞上去,不能依靠傳統的需求端的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,只能老老實實地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這個任務應當是很艱巨的。(文章來源:鳳凰財經)

關閉
北京赛车定位计划 伊春市| 乌审旗| 康马县| 淮滨县| 通化县| 东明县| 卓尼县| 中西区| 固阳县| 庄浪县| 兰州市| 洮南市| 临武县| 清远市| 安塞县| 崇明县| 济宁市| 海安县| 玛沁县| 东至县| 上高县| 黄陵县| 宿迁市| 莒南县| 喀喇| 浦城县| 东兰县| 南部县| 微山县| 宣城市| 夹江县| 加查县| 灵璧县| 辽宁省| 乌苏市| 新民市| 大渡口区| 浦县|